当前位置:主页 > 幽默故事 >

酸秀才从商记

时间:2018-12-30 12:40:19 | 作者:李树明 | 阅读:次

  清朝乾隆年间,有个落榜的王秀才,科举屡屡不中,就想弃文学做生意。听说田记米铺的田掌柜很会做买卖,于是王秀才就扮成乞丐来到田记米铺前,想学学田掌柜做买卖的本事。

 

  突然,一个彪形大汉怒气冲天地进了田记米铺,大汉开口大嚷:“掌柜的,你家的秤是不是坏了!”王秀才认真地听着,趴在门边往里瞧去,只见田掌柜迎上前来:“苗兄弟,稍安勿躁!”王秀才觉得好笑,认定是田掌柜是在秤上做了手脚,这下看他要如何解决此事。

 

  田掌柜接着说:“苗兄弟,除去苗字的草字头,不就是个田字吗?你我原本是一家,先消消气,有事慢慢说!”

 

  那大汉说:“我买的一百斤大米,回到家我一过称,怎么只有九十斤?”

 

  田掌柜听大汉说完,立马去查看了自家的称,试试了,果然是称出了问题,于是十分抱歉地对大汉说:“苗兄弟,实在是对不住,的确是我的称出了问题。少你的十斤,我这就补给你,为了表示歉意,这些钱你拿着,就算我给你赔不是的。”

 

  听到田掌柜这样说了,那大汉的气也消了,态度也变得客气起来,最后满意的离开了。


酸秀才从商记-幽默故事
 

  王秀才把一切都看在眼里,不禁对田掌柜竖起了大拇指,心想:这做生意待人就得热情,田掌柜真的是太精明了。

 

  过了不久,王秀才的王记米铺也开张了,大家也不叫他王秀才了,而是改口叫他王掌柜。王秀才没有多考虑,首先就在称上做了手脚。

 

  几个月后,两位衣着光鲜的客人进了王记米铺,王掌柜急忙笑着迎上去说:“二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,二位贵姓?”其中一人说:“我姓马。”王秀才惊道:“真是巧,我们五百年前可是一家啊!”那人道:“掌柜的也姓马?”

 

  王掌柜说:“不,我姓王。”那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,于是王掌柜用水在桌上写了个马字,说:“砍去马的蹄,扒了马的皮,不就是一个王字了吗?”

 

  那人冷笑着说:“今天我们是来买米的,给我来一斤,我要先看看米是不是好。”王掌柜这下有点不高兴了,本以为来的是大主顾,没想到却只买一斤米!

 

  把米拿到手,姓马那人突然脸色一变,对王掌柜说:“这位是本县的知县大人,我是马师爷,今天县衙里接到群众的举报,说你这米铺卖米短斤少两,长期坑害群众,今日一见,果不其然,你还有什么话说?你这果然是扒皮店!”马师爷话未说完,王掌柜早已汗如雨下。

 

  王掌柜忽然想到知县姓金,于是笑着对知县道:“知县大人,咱俩五百年前可是一家啊,就饶了小人这一次吧!”金知县说:“你姓王,我姓金,这怎么会是一家?”

 

  王掌柜说:“揭了你的皮,挖了你的心,咱俩不就成一家了吗?”金知县听完大怒:“好一个奸商,果然是一家扒皮挖心的黑心店,来人,绑上带回县衙!”金知县话音一落,外面冲进来几个衙役,把王掌柜绑上带走了。

 

  县衙大堂上,金知县先下令打王掌柜二十大板,两个衙役左右站着,正准备开打,王掌柜想拉个垫背的,于是把田掌柜的秤有问题的事说了出来。

 

  金知县听完更生气了:“好一个迂腐的酸秀才,田记米铺的田掌柜为人正直守信,人家的秤是见穷人就多一两,是仁义之秤,你还敢诬告别人,来人,给我再加二十大板!”

 

  王掌柜一听瘫软在地上,哀叹道:“田掌柜啊,你这回可把我这个本家害惨咯!”金知县道:“人家姓田你姓王,这怎么成了本家?”

 

  王掌柜抓住两根煞威棍说:“我是姓王,现在左边一根棍,右边一根棍,王字不也成了个田字吗?”

 

顶一下
(4)
100%
踩一下
(0)
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