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民间故事 >

撞上摸秋习俗

时间:2019-08-09 16:40:08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【老板遇摸秋】

 

  现如今,农村人拼命往城里挤,城里人呢,不论有事没事,一到双休日自然往乡下去了。韩大冰是一家果汁厂的厂长,这天周末,他开着小车,在乡间欣赏风景,转着转着,忽然,他发现山上有一个果园,由于职业的习惯,看到果园,他就想停下车,去果园里尝尝鲜。

 

  等韩大冰从果园出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车的车门大开,一个人正撅着屁股、半个身子探进车里找东西。刚才见山道上没人,想到大山里民风淳朴,他下车时就没锁车子,现在这一见,他不由急得大喊了一嗓子:“干吗呢?你!”

 

  他这一喊,那人头都没回,抽身就跑,手里还抓着一只黑色的皮包,那包,就是韩大冰放在车里的,包里装有手机、信用卡,还有2000元现金。

 

  这还得了,青天白日,这不是明抢吗?韩大冰拔腿就追,但那家伙显然是山里人,习惯走山道,上蹿下跳,像兔子似的奔跑,转眼间消失得没影了。韩大冰放眼望去,在那人消失的地方,绿树掩映下,露出几间青砖红瓦的屋子来,是一个村落。

 

  “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!”韩大冰“哼”了一声,锁好车,就大步流星地往那村子里赶去。


撞上摸秋习俗
 

  村子不大,也就二十来户人家。在村口,迎面碰见一个赶着一群羊的老汉,六十来岁,戴着一顶破了边的遮阳帽。韩大冰气呼呼地将发生的事跟老汉说了,问他有没有看见一个拿小黑包的人进村。哪知道老汉一听就激动起来:“你说什么?你说有人抢你的包,还进了咱村寨里?你这不是埋汰我们金窝寨人吗?我们金窝寨穷是穷,但民风可好了,大家都老老实实,本分做人,怎么可能有人做抢东西的缺德事呢?不可能!”

 

  见老汉这么武断,韩大冰也没了好口气,问:“怎么不可能?就是有人抢了我的包,还跑进了这个村子,难道我讹你们不成?”

 

  老头眯缝着眼睛,问:“那你告诉我,那人长什么模样?”

 

  “模样我倒没看清,我只看到他的背影。”

 

  老头皱着眉,说:“你只看到他的背影,怎么算抢呢?人家背对着你怎么抢?那就只能算是偷了。我说呢,我们寨子民风那么好,怎么可能有人去抢呢?”

 

  还有这样强词夺理的吗?这老汉真是煮熟的鸭子,嘴硬!

 

  韩大冰气得反倒笑起来,问:“偷与抢有区别吗?”

 

  “那区别可大了。”老汉不慌不忙地从腰上取下别着的长烟杆,揉上一撮烟,点上了,这才说:“偷嘛,就合理了,你远来是客,衣着光鲜,不偷你偷谁?”

 

  韩大冰气坏了,为老不尊啊,一把年纪的人了,竟然说出这样的话,他怒道: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偷是合理的?我衣着光鲜就该被偷吗?你这寨子是贼窝啊,没有道德准则吗?”

 

  老汉笑了起来:“年轻人,别生气,你听我将话说完,我所说的‘偷’,可不是你理解的那个‘偷’。我所说的‘偷’,在我们这里不叫‘偷’,叫‘摸秋’。”

 

  “还摸秋呢!”韩大冰嗤之以鼻,“就是叫‘摸冬’‘摸春’也是偷!当婊子立牌坊,偷了人家东西就是偷,还什么‘摸秋’呢!”

 

  老汉不急不躁,将羊鞭往地上一插,索性在旁边的磨盘上坐下了,说:“小哥你别急嘛,听我解释,那真的不是偷。”他一五一十地向韩大冰解释起什么叫摸秋来,解释了老半天,韩大冰总算明白了个大概:

 

  原来,金窝寨有个传统习俗,就是谁要是羡慕别人地里的庄稼长得好,到秋收的时候,就可以趁主家不注意,偷偷地到地里去偷人家的庄稼,寓意是说,将人家这么好的庄稼偷到自己家来了,明年丰收的好运就会降临到自己家里,这个习俗就叫“摸秋”。摸秋的习俗还有一个讲究,就是,丢了庄稼的主家要寻,寻找是谁摸了自己的秋,寻到了,摸秋的人家要请主家吃饭,然后才将摸秋来的东西完璧归赵,送还给主家,这样,来年主家和摸秋者才会都有好收成。这种习俗传到现在,有些演变了,人们不仅仅羡慕别人地里的庄稼好,更羡慕别人有钱,所以现在的摸秋不仅仅是“摸”人家地里的庄稼,也“摸”些别的东西,譬如韩大冰放在车里的包……

 

  韩大冰云山雾罩地听着,渐渐听出了个中的道道,问:“你的意思是说,人家拿走我的包不是偷,是人家羡慕我,来‘摸’我的‘秋’,最终,他还是要将我的包还给我?”

 

  老汉一拍大腿:“对!你是城里人吧,脑子就是透亮,这不就明白过来了嘛?”

 

  明白是明白过来了,韩大冰问:“但是,那‘摸秋的’要什么时候将包还给我呢?”

 

  “你急什么嘛,我不是跟你说了,按照习俗,你得先找到那个摸秋的人。”

 

  本来心情已经放松下来的韩大冰又急起来:“找到人家?我连人家的面相都没见到,怎么找?”

 

  老汉微微笑了:“也是,你人生地不熟,哪里找去?罢了,我索性告诉你吧,摸秋的,是我那儿子喜田,你就随我去家里吧。希望你能将好运带给我家。”

 

  【白摸一趟秋】

 

  老汉的家在寨子的最西头,三间低矮的民房,屋内摆设陈旧而简陋,他说按照习俗韩大冰得在他家吃饭,安顿韩大冰在屋内坐下后,便去外面寻他的儿媳妇回来做饭。可别说,真到吃午饭时间了,韩大冰也感觉有些饿了,就耐着性子等着。

 

  喜田媳妇不一会儿就回来了,灶上灶下地忙碌,一桌饭菜很快就做好了,虽说算不得丰盛,但可以看出,已经是倾尽家里所有了。喜田媳妇陪着韩大冰吃饭,却始终不见老汉和他的儿子喜田露面。直到饭吃过了,老汉才从外面赶回来。

 

  韩大冰吃过饭正要急着赶路呢,便请老汉将他的包还给他,老汉一听不高兴了:“你这小哥怎么这么着急?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,你还得在我家住一宿。”

 

  怎么又要住一宿?韩大冰不乐意了,他是真没时间。他只得向老汉解释,明天要上班,今晚得赶回去。

 

  他这一说,老汉理解,但还是央求:“按照习俗,你得在我家住一宿,这摸秋才灵验,你要不住,我儿子不是白白摸了一趟秋?你就好人做到底,帮帮忙吧。”

 

  韩大冰是真的不能住,他开出价码让步了:“这样吧,我不让你们白摸了一趟秋,我那包里有2000元现金呢,我不要了,给你们,你们只要将我的手机和信用卡还给我就行。”

 

  一听这话,老汉生气了,眼睛瞪得溜圆,嚷开了:“你这说的叫什么话?你将我们看成什么人了,好像我们贪你那点钱似的,那样我们不真成小偷了?放心,我们不贪你任何东西,包我一定会还给你,但得过了今晚!”

 

  韩大冰也动了气:“你这是强人所难!我告诉你,我现在就要我的包!你要是不将我的东西还给我,我可以告你们!”

 

  见两个人顶起牛来,喜田媳妇只得上前打圆场,她可怜巴巴地望着韩大冰,说:“大哥,你别生气,确实是我们不好,打扰了你,但我们也是没法子,你都看到了,我家有多穷,我家里人做梦都想改变现在的生活状况,能够发家致富,但我家这两年运气不好,前两年养鸡吧,碰到了禽流感,几百只鸡全死了,亏大了,今年养羊吧,又被狼叼去好几只,这不,我家喜田才想到摸你的秋,想沾沾你的好运气。要说这摸秋的习俗不一定能灵验,但这也是我们想过好日子的一份愿望呗,你就做做好事,让我们对好日子有点盼头吧。”

 

  面对喜田媳妇那充满期待的目光,韩大冰有些不忍心了,自己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人,知道人在贫穷时对富有和幸福的向往是什么滋味,自己就真的忍心打破人家的那一点点梦想吗?罢了,不就是一下午和一晚上的时间吗,权当在这山村里散心了!

 

  他最终让了步,答应在老汉家住一宿,老汉和喜田媳妇顿时欢天喜地起来。

 

  下午闲着没事,韩大冰将车子开到村口停妥,便绕着村寨转了一圈,这金窝寨确实是个穷山寨,如今全国大多数农村地区都盖起了楼房,独独这金窝寨全是青砖红瓦的低矮民房,一间像样的楼房都没有。他又去寨子后面的山坡上转了转,几百亩的山坡荒着,杂草丛生。

 

  韩大冰百无聊赖地混过了一下午的时光,到晚上,又在老汉家歇下了,老汉和他的儿媳妇热情款待他,晚饭后,韩大冰还是没见到老汉的儿子喜田。老汉解释说,这也是习俗,摸秋的人是不能和被摸的人见面的,他儿子躲外面去了。

 

  【真正的金窝】

 

  好不容易捱过一晚,天一亮,韩大冰就起床了,这下他可以拿上包离开了吧。

 

  是可以离开了,老汉早已在堂屋里候着,见了他就递上了他的皮包,皮包完好无损,韩大冰打开包一清点,里面啥东西都不少。老汉这才送韩大冰出门,临分手,说了很多感激的话,说要是今年他家翻身了,日子过好了,他一定不会忘记韩大冰给他带来的好运等等,还请韩大冰今后一定再来金窝寨做客。

 

  韩大冰敷衍几句就走了,他穿过寨子往村口走,经过寨子中央的祠堂门口,他发现祠堂的墙壁上贴着一张白纸,像大字报似的,纸上用毛笔写满了字,字迹歪歪扭扭,却粗重醒目,他一边继续往前走,一边不经意地瞟了两眼,就这两眼,他再也迈不了步了,驻足观看起来。

 

  纸上是这样写的:

 

  乡亲们,我今天下午一家家问过了,谁都不承认偷了韩老板的包。大家有没有想过,咱们金窝寨穷是穷,但祖祖辈辈没出过贼,可现在却出了这样的事,咱们金窝寨还抬得起头来吗?我知道那个偷东西的人一定是咱寨子里的人,大概那人不好意思承认,也有可能舍不得把包交出来,要不这样,今天晚上,我在背后山坡上拴上我家的两只羊,你将那两只羊牵走,将韩老板的包挂在拴羊的树上,这样没人知道你是谁,韩老板的包里只有2000元现金,我的羊也能卖这么多钱,算我跟你换了……

 

  韩大冰愣住了,这么说,自己的包还是被人家偷走的,根本没有什么“摸秋”。

 

  他正在发愣呢,就听身后有脚步声,他一回头,就见喜田媳妇和老汉双双跑了过来,他俩一见韩大冰,顿时收住了脚步,看看韩大冰,再看看墙上贴着的“告示”,两个人双双脸红了。

 

  老汉低下了头,再抬起头来时就一脸尴尬,嗫嚅着说:“等你出了门时才记起来这张纸没揭,所以就赶来了……看来还是来迟了啊,你现在都……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

  韩大冰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面前的这位老人,问:“没有什么‘摸秋’的说法对不对?拿走我的包的根本不是你的儿子喜田!”

 

  “不是我的儿子喜田,喜田在深圳打工呢,不在家。”老汉直挠头,“不过,摸秋的习俗倒是真的有,只是,摸秋只‘摸’瓜果,不‘摸’别的。我不是想留住你、为你找回包吗,所以就……但是请你相信我,我们寨子的民风是好的,以前真没出现过偷东西的事,这是第一次。这次我说的是真的,没骗你。”

 

  韩大冰郑重地点点头,说:“我相信。”

 

  喜田媳妇也走上前来,说:“我爹贴出这张纸之后,晚上人家就将你的包交出来了。而且,那两只羊人家并没牵走。这说明,那个偷包的人也是一时糊涂,他最终还是没有贪财不是?”

 

  韩大冰相信,这话也是真的,高尚的道德是能够影响人和改变人的。就在这一刻,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,他要在金窝寨投资,在山上开发一片绿色果园,有了这些淳朴的村民,再加上自己精湛的技术,韩大冰相信,不出五年,金窝寨就能真的成“金窝”了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小海子和野鸭子
下一篇:好人有好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