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鬼故事 >

鬼打墙

时间:2017-10-24 18:03:32 | 作者:郭小蚯 | 阅读:次

  小时候在村里常常会遇到鬼打墙,尤其是在夜里的时候。

 

  在父亲还小的时候,偶尔还会看见死在林中的野狗或者狼,身上没有一点伤口,它们在自然中辨别方向的本能在这种现象中变得毫无用处,无知的恐惧下只知道疯跑,到最后只能透支体力把自己活活累死。

 

  也正是这样,所以村子里在夜深时就早早上门,绝对保证不让小孩子单独出去。


鬼打墙
 

  我记得那年我六岁吧,爷爷六十六大寿时,我很顺利地偷到了一个寿桃,奶奶在后面追我,我不管不顾地冲出门直往外跑。

 

  等到累得实在跑不动了,我见后面没有了响动,就在旁边稍微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 

  抱在怀里的寿桃还有余热,我贪婪嗅着上面的香气,狠狠咬了两口在嘴里咀嚼着。

 

  我抬头看了看周围,准备吃完了回家认个错就没什么事了。

 

  可等我四周看了个遍,才发现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。

 

  明明记得是沿着门前的大路跑出来的,村子不算大,可那时的我还小,也不可能一下子跑出村子的。

 

  心里想着,自己是沿着路跑出来的,再沿着路回去就好了吧,这么想着,我就沿着路接着往回走。

 

  可是走了好久,周围的景色都好像似曾相识的样子。

 

  我稍稍定神,竟发觉周围似乎起了蒙蒙的雾气。我想起爷爷奶奶讲过的故事,忽然意识到自己明显是遭遇到了传闻中的鬼打墙!

 

  只在那一瞬间,我立刻被巨大的恐惧紧紧裹住了。

 

  我害怕!那时的我不过六岁,可那种恐惧感至今记忆犹新!我害怕回不了家!害怕见不到家人!害怕会像那些狼啊狗啊一样直到腐烂才被发现!

 

  我疯了一样的向前跑着,前面的路好像也越来越窄,树丛也越来越茂盛,我不管不顾向前冲,任由树枝荆棘划破了手指脸庞。

 

  不知道跑了多久我实在太累了,找了一块稍微宽敞的空地无助地哭。

 

  夜越来越深,气温也下降了好多。

 

  突然,我感觉到了身后起了响动,我赶紧站起身,紧紧抱着寿桃看着四周。

 

  不一会,身后林中走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,那时在农村,这样打扮的人确实很少见,衣服上沾染了不少尘土,仍看得出全身而奢华。

 

  虽然很害怕,但至少看到了人,心里有了些底。

 

  中年男人见到我有些诧异,但还是直向我走来。

 

  “迷路了吧?”

 

  我木然点点头。

 

  “来,”他牵上我的手,“我带你出去吧。”

 

  父母一直吓唬我说外面有骗小孩的人贩子,我担心他就是,可我竟选择了相信他。

 

  我肯定不认识他,可我对他有一种亲切感,好像在哪见过。

 

  他就那样牵着我向前走,眼睛却不断瞥向我手里的寿桃。我有些舍不得,可还是把寿桃递到他面前。

 

  他也没客气,接过去就是大咬两口,心疼的我眼泪差点又流下来。

 

  可能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哨子放到我手里,是那种很常见的玩具,有些陈旧,可仍然很精致。

 

  路还有很长,我把哨子含在嘴里小声吹着,只是因为没事干,也不敢太大声,生怕会引来什么。

 

  就这样被牵着不知道走了多久,远处隐约出现了几束灯光,我大叫一声,向着光跑过去,

 

  是爸爸和邻家的几位叔伯,我抱着爸爸一阵大哭。等到回头看时,才发现那个中年叔叔已经不见了。

 

  我几乎累的虚脱,直接被爸爸抱回了家。

 

  家中的喜宴还没有开完,家门口“六十六”的灯光还在夜里闪着光。

 

  我感觉自己走了好多天,可对家里人来说,不过过了一小时。

 

  安全回到了家,可真是吓坏我了,自那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单独出过门。

 

  后来我外出上学工作,很长时间没有回过家。

 

  今天是爷爷的八十八大寿,我在公司里开完会连饭也没顾上吃,独自一人驱车向老家赶去。

 

  老家离我工作的地方很远,我一路狂飙,还是没有在入夜前赶到家里。

 

  山路并不好走,天越来越黑,我不禁放慢了车速。

 

  屋漏偏逢连夜雨,越是着急越容易出事,车在离村子不远处竟然抛锚了!

 

  我下车捣鼓半天还是一点起色没有,在山里太偏僻,不要说路过的车辆,就连手机信号都没有。我知道现在离村子不远了,就想着先走家,等到天亮了再来处理。

 

  我在车上简单收拾了下重要东西,就沿着公路向家的方向走去。

 

  刚刚走了不远,手机突然响了,我记得这明明没有信号,忙伸手去拿,手还没有伸出,脚底一滑,身体竟失去平衡,直接沿着路沟滑了下去。

 

  山路陡峭,我顺着土坡一直向下滑,直到重重摔在树丛中。

 

 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弄懵了,再起身观察四周才发现这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,我检查了一下身上,还好土坡松软,除了衣服破点外,身上没有什么伤;也是不小心,手机不知道扔哪去了。我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,仔细回忆着摔下时的情况,估计现在离村子应该不会很远。

 

  除了身后的土坡,面前都是树丛,我认准一个方向一直向前走着,心里想着肯定能走到一条路上。

 

  良久,四周还是茂盛的树丛,没有一点减少的趋势,更可怕的是身边开始泛起了雾气。

 

  心里一惊,童年时刻的恐惧瞬间又包围了上来,脚步也不自觉加快了许多。

 

  又走了好久,除了越来越厚的雾气,还是什么都没变,这时我才意识到,自己是又遇到了“鬼打墙”,我一时腿软,硬生生瘫坐在地上。

 

  自己已经是快三十的人了,可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一筹莫展,我觉得自己好像又成了那个六岁的小孩子,除了哭什么也干不了。

 

  泪水正在眼圈里打转转,林中厚厚的雾气里传来小孩子的哭泣声

 

  我循着声音走去,透过密林,看到了一块空地上一个小孩正哭着,明显是迷路了。知道在林中迷路的恐惧的我,看着眼前的小孩,心里不禁怜悯,自己当年同样是这般狼狈无助吧。这附近只有一个村落,这孩子想必和我是一个村的。

 

  这么想着,我走上前去轻声问了他一下。

 

  小家伙显然是被吓坏了,都不敢说话,只是呆呆地点头摇头。把他丢在这肯定不是办法,我拉起他的手,准备带着他一起走。

 

  孩子还挺懂事,并没有太多的反抗,可能也是在林中被吓坏了。

 

  带着个孩子,心里更加打鼓了,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是一味低头走着。

 

  本来连午饭也没有吃,现在也到了夜深的时候,又走了这么远,肚子实在有些撑不住了。就在这时,我竟然闻到了淡淡的糕点味。

 

  我向旁边看去,小家伙竟然在胸前抱着块蛋糕!

 

  不不不!我劝着自己,再饿也不能抢小孩子的东西吧!想是这么想,眼神却不自觉地总看向他。

 

  小家伙也注意到我的眼神,咬着手指想了半天,竟把蛋糕递到我面前。

 

  我本就有些发饿,看着小孩递上的蛋糕,想也没想直接抓过来猛咬几口。

 

  我慢慢咀嚼完口中的糕点,才发现小孩一直看着自己,眼里闪过泪花。我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这么大人,居然还是抢了小孩子的吃的。

 

  我摸索着兜里,希望找点什么补偿给孩子。

 

  可四处找了半天,只找到了一个哨子。当初被那位叔叔带回家,觉得是哨子有神奇的力量帮我们找到的路,这么久以来一直带在身上,不想刚刚情急,竟然忘了。

 

  我俯下身看着眼前的小孩,把哨子放到他手里说:“当时我靠它回了家,你也可以。”说完领着他继续在大雾中茫然走着。

 

  小家伙很喜欢那哨子,接过去之后就吹个不停,可惜声音有点小。

 

  又走了大约几百米,似乎看到远处房屋的灯光若隐若现,我看着那如萤火般闪烁的亮光,好像有魔力一般,来不及抓住手边的孩子,自己拔腿疯一样地冲向了那座房子。

 

  我不敢停歇,直直冲到了那灯光处,还是熟悉的房子,门前“八十八”字样的灯光红绿蓝地交替闪烁着。

 

  正是爷爷家,屋里人影攒动,都在各自忙碌着。

 

  等我再回头看,却发现那孩子不见了。身后树林里,厚厚的雾气正在慢慢消散。

 

  猛然之间,我脑海里闪过小时候零星的片段回忆,叔叔?寿桃?哨子?孩子?那个在林中被人接走的孩子?和那个在林中迷路的叔叔?他们都是谁?他们和我又是什么关系?

 

  我一时头皮发麻,难道自己在林中迷路迷了二十二年?

 

顶一下
(29)
85.3%
踩一下
(5)
14.7%
上一篇:因果宠物店
下一篇:时空维序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