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鬼故事 >

死亡情书

时间:2019-08-10 15:05:32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萧琦今日一早收到一个粉红色信封,心一下落了空。她吸了一口气打开里面的信笺:“亲爱的萧琦,每分每秒我都想念你,多希望能永远和你一起。今晚12点,在你宿舍等我,不见不散。王骏笑。”


死亡情书
 

  消息立即传开了,萧琦收到了死亡情书,她今晚就得死了。像之前三个女生一样。在此之前,学校外文系的李小翎、艺术系的邹彤、中文系的夏心心都收过这样一封信,之后第二天早晨,室友便发现她们都一身湿淋淋地躺在自己宿舍地板上死了,死状惨不忍睹。同时该宿舍墙面上留下一行血字:“来帮我带孩子吧。”这三个人不相认识,互不相干,唯一共同的就是曾经写了情书给王骏笑。

 

  这王骏笑又是谁?是学校体育系的一个帅男生。萧琦倒算认识他的,他从前的女友就是萧琦的室友,也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方慧蕴。一年以前王与方分手,之后不久方慧蕴就请病假回老家,接着便失踪了。学校三起不明命案之后,有不少人都猜测,方慧蕴也被王骏笑杀害了。但是那三起命案发生的时候,王骏笑确有同学证实不在场的证据,其中一次还是和班主任在一块儿秉烛夜谈!至于墙上的血字,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“孩子”?谁的孩子?

 

  且不说那三个女生是不是王骏笑杀害的,可她们都是因为写过情书给王,所以才招来杀身之祸,萧琦又没有写,为何也会收到死亡情书?无论会不会死,她都要搞清楚怎么回事,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吧。她课也没上直奔王骏笑的宿舍。

 

  “你告诉我怎么回事?”萧琦递过情书,开门见山地问。“你……你怎么也会收到这个?我真的不知道,不是我写的。”王骏笑脸青了。

 

  “那会是谁写的?我最近又没得罪过谁,谁会要害我?”萧琦不相信。

 

  “我怎么会知道?”王骏笑转过身子。“你还见过方慧蕴没有?”

 

  “为什么忽然这样问?她不是失踪一年多了吗?”

 

  “我在想她可能回来了,不知道有没有去找你,你是她最好的朋友。”

 

  “她回来了?你为什么这么说?”

 

  “因为……”王骏笑开始吞吞吐吐。

 

  “什么?你倒是说啊?”萧琦接着说:“先不管她有没有回来,你先告诉我这情书怎么回事?”

 

  “好,我就和你说了。”王骏笑正视着萧琦,目光冷直得叫人害怕。

 

  “你要干吗?”萧琦本能地往后退。

 

  “因为我就只给方慧蕴写过类似的情书。”王骏笑说,“当时我们正热恋,假期大家都回家乡过节,你们宿舍就她一个人留校,我就写过一封情书给她,约她在宿舍里等我。后来我攀爬水管从窗子进去你们宿舍,在你们宿舍过了一夜,第二天天未亮又从窗户爬走。但在那之后也什么事都没有呀。”

 

  “你的意思是说,死亡情书和方慧蕴有关?”萧琦想了想,“那么就有可能真的是她回来了。因为你和她分手,所以她嫉妒所有喜欢你的女生,只要有别人写情书给你,她就回复那样一封情书,然后把她们杀了解恨?”

 

  “这正是我想的。”王骏笑接下话,“可是,她为什么也写了情书给你呢?”

 

  “是啊,我又没喜欢你。不会是你喜欢我吧?你可别害我!”

 

  “你是开玩笑还是当真的,我怎么可能喜欢你?你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。”王骏笑说,“不过既然收到了情书,你还是小心一点,要不你今晚别回自己宿舍,上别的同学那儿躲一躲。”

 

  “估计全校现在都知道我收到死亡情书了,谁还让我进她们宿舍?我自己宿舍的舍友应该也收拾东西躲得远远的了。我今晚通宵呆在图书馆或者自修室好了。”萧琦自认为胆子还是不小的。

 

  从王骏笑那儿出来,萧琦精神已经开始有点恍惚了。她不断给自己打气,不管怎么说方慧蕴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,总不至于真的害她。

 

  这一整天,她走到哪里都觉得所有人在指着她、议论她、躲着她。她坚持去食堂打饭,食堂里其他人都捧了饭碗走开了。她到图书馆,连教师都急急抱了参考资料离开。她上自修室,所有同学都撤了出去。在哪里都只剩她一人。

 

  天渐渐黑了,她想,只有去学校外头了。校外有一网吧通宵营业,萧琦偶尔去那里上网,对了,不如就去那儿上网,和网友聊聊天调节一下心情,那里人多也好壮胆。在QQ上,她和网友尽情聊天,很快忘记了恐惧,也忘了时间。忽然,网络中断了,萧琦一看,是储值卡上的钱花光了,出来的时候身上竟忘了带钱包。她也没多想就出了网吧,往回校的路走。

 

  正走着,她忽然记起死亡情书的事,心一沉,看了看表,晚上11点45分了。萧琦不自觉地向四周环视,黑漆漆的夜路上就她一个人,两旁是长着野草的荒地,左面荒地的尽头是一堵墙。那墙……那墙在渗血!

 

  她没有了思想,闭上眼睛撒腿就跑。不知道跑向哪里,只要一睁开眼睛,就看到面前是渗血的墙。不晓得跑了多久,好累,她只好停下喘气。四周怎么这么熟悉?这是哪里?这正是萧琦自己的宿舍里。

 

  血从四面八方涌来,一寸一寸浸过地板,向萧琦身边蔓过来。“怎么回事?怎么回事?”萧琦慌了。此刻她看到一身湿淋淋的方慧蕴正坐在她的床上。

 

  “方慧蕴?你怎么在这儿?”萧琦喊了出来,“你什么时候回来?也不找我。”

 

  “我这不是回来找你了吗?我好想念你啊。”方慧蕴回答。

 

  “这一年来你去哪儿了?听说你家人到处找你。”“我?就在我们老家后院的井底。”

 

  “井底?你……你跳井?死了?你是鬼?”

 

  “你没看我全身湿淋淋的吗?”

 

  “那你要干吗?我和你无冤无仇,我还是你最好的朋友啊!”

 

  “最好的朋友?那当时你还把我摔碎骏笑的水晶苹果的事告诉他!”

 

  萧琦想起了有那么一件事。王骏笑一直很宝贝一个水晶苹果,据说是他病故的初恋女友唯一留给他的东西。是有那么一天,方慧蕴拉着萧琦去王骏笑宿舍给他送点心,去的时候那宿舍里没人,她们就坐在书桌前等王回去。方慧蕴拿着那水晶苹果在手里玩,一不留神松了手,把那水晶苹果打碎了,她们急急拿回点心撤出了王的宿舍,方慧蕴叮嘱萧琦不能告诉王骏笑是她打碎的。

 

  可是因为走的时候急,萧琦把自己带去的英语书落下了,王骏笑知道她去过他宿舍,找了她问,她怕王骏笑怪罪到自己头上,就把事情真相说了。

 

  “就是去年的今天,你把是我摔碎骏笑的水晶苹果的事告诉了骏笑。”方慧蕴说。

 

  “你摔碎他苹果是事实啊,可我也说了你是不小心的啊。”萧琦辩解道。

 

  “但是,他认定了我是因为嫉妒,是故意打碎他的苹果的,所以就和我分手了。你知道吗?我们就那样分手了!”

 

  `“不过是他和你分手,你怎么就得去死呢?”

 

  “我肚子里已经有他的孩子!”方慧蕴狠狠地盯着萧琦。“那天拉着你去他宿舍,本来就不只是去送点心,还想把有孩子的事告诉他。可我就不小心打碎了那水晶苹果。然后他抛弃了我,不再理我。而我们家教向来那么严,我和我肚子里的孩子于是不知道该怎么办?除了死,你叫我怎么办?”

 

  “可那是他不要你,是他害你去死的啊,不关我的事!”

 

  “我求过你千万别把是我打碎的事告诉他,你原本可以说你不知道的,你可以说我们去了见他不在就走了的,可是你却告诉了他我打碎了水晶苹果。如今我的孩子在阴间出世,鬼又不算,又投不了胎做人。他不是说我嫉妒心强吗?那么只要喜欢上他的,我就要她们下来帮我带孩子。她们要下来,你,多嘴的人就更应该下来了!”

 

  是哪里来的钟?敲响了12点整的钟声。方慧蕴一步步向萧琦逼来……

 

  第二天早上,王骏笑冲进萧琦宿舍的时候,萧琦已经死了。宿舍的墙上,又有一行血字,但是与前三次不同。上面写着:你本可帮人,便不该害人,简单的一句话可以要了一尸两命,事后就别再说你是无心为之。

 

  这句话说的具体是怎么一回事?依然没有人知道。只是王骏笑脑子里忽然闪出一个念头:是否下一个要死的人就是他了?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校园怨咒
下一篇:催命绳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