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传奇故事 >

品德的考验

时间:2019-08-07 20:30:12 | 作者:佚名 | 阅读:次

  古时,有两个书生进京赶考。一个河南的,叫张成会。一个河北的,叫李文学。两人在涿郡相遇,畅谈学问,不相上下,惺惺相惜,于是一起结伴同行。

 

  走到离京城还有一百里路的时候,李文学偶感风寒,身体不适,便打算住下来休息一晚,明早上路。但是张成会看看天上老高的太阳,说:“太阳还高呢,再赶三十里路,明天就能进京。”于是二人便分手了。


品德的考验
 

  张成会走了三十里路,太阳已经落山了,正好路边有一客栈,他打算住进客栈,明早赶路直奔京城。

 

  客栈掌柜是个三十来岁,模样俊俏的妇女,姓张,丈夫一年前去世了,靠开着客店过活。张成会已经娶妻,但是从家乡往京城赶考离家已经有一月有余,如今看见漂亮的女人,于是动了色心。他故意和张寡妇搭腔问:“你一个弱女子孤身经营一家客栈,不害怕吗?”张寡妇说:“咱一不偷,二不抢,靠咱的本事挣钱,身正不怕影子歪,怕啥?你说呢?”问得张成会一时语塞。

 

  天黑下来,但是正还是农历十五,一轮圆月挂在空中,张成会吃过晚饭,就在窗户盯着张寡妇。直到一更天,张寡妇才从账房出来,往自己的卧室走。张成会偷偷跟在后面,看张寡妇进了屋,他跟了进去,反锁了门,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今晚你陪我一晚,我明早送你十两银子。”张寡妇一愣,也没回绝,只是问道:“客人姓甚名谁,家住哪里?欲去何方有何公干?”

 

  张成会以为有戏,眼珠转了一下,说道:“我姓李,叫李文学,是河北进京赶考的书生。”说着就要宽衣解带,张寡妇却猛地伸出手,在他的胸部狠狠地抓了一下,厉声喝道:“瞎了你的狗眼,我虽然是个寡妇,可我守身如玉,不是你想的那种人,倒是你,枉为读书人,给你留个记号,算作教训。知趣的,回你房睡觉,要不,我喊人了,让你身败名裂。”

 

  张成会只觉得自己的胸脯火辣辣疼痛,低头一看,留下五道指甲划的血印子。听了张寡妇的话,看着张寡妇凌然不可侵犯的眼神,他吓得慌慌张张回到自己的房间,也不敢久待,连夜上了路。

 

  五天后,科举开考,张成会和李文学都参加了考试。又过了三日,贴出了榜文,张成会和李文学并列第一,通知两人于三日后,同时参加殿试,皇帝钦点状元。

 

  三日后,张成会和李文学来到金銮殿,除了皇帝,身边还站着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妃子,张成会感觉有点面熟,但是一时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。

 

  皇帝的考题很简单,是一道策论题:德和才哪个更重要?

 

  两人在金銮殿侃侃而谈,不分高下,他们答完后,皇帝说道:“才德全尽谓之圣人,才德兼亡谓之愚人,德胜才谓之君子,才胜德谓之小人。要是一个有才无德的人做了官,危害的还是黎民百姓。李文学你可知罪?”

 

  皇帝把李文学问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李文学说道:“下官愚昧,不知何罪之有?”

 

  皇帝又说道:“你还不服,脱下你的衣服,让朕看看。”

 

  李文学只好脱下上衣,身上却洁白无瑕。

 

  这时,皇帝身边的那个女子,在皇帝耳边窃窃私语说了几句话,皇帝又说道:“张成会,脱下你的上衣。”张成会只好犹犹豫豫脱下上衣,身上赫然五个红色的指甲印。

 

  “张成会,你可知罪?”张成会刚想狡辩,这时皇帝身边的那个女人说话了:“张成会,你身为读书人,调戏寡妇是为无德;不顾结伴而行的好友,是为不仁;栽赃陷害别人,是为不义。你看看本宫是谁?”张成会抬眼仔细一看,吓得一屁股坐到在地:“这不是客栈里的张寡妇吗?”

 

 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朝皇帝为了测试参加考试举子们的品德,便派自己最宠爱的妃子,在赶考举子们的必经之路开了一家客栈,借此来了解赶考举子们的人格和品德。

 

  最后,结果可想而知,李文学被钦点为状元。张成会被斩首示众,以儆效尤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老板娘机智挽回损失
下一篇: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