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爱情故事 >

那不只是一场雨

时间:2019-08-02 11:31:03 | 作者:冯继芳 | 阅读:次

  下雨的晚上,她喜欢窝在阳台的藤椅上听雨。春天的雨总是那么多情,滴答,滴答,一滴滴落下来,不急不缓,诉说着衷肠。你爱听,便寻个地方坐下来。不爱听,便去做自己的事。

 

  她捏着茶盏,抿一口茶汤。茶是金骏眉,金黄色的茶绒茶毫,细小紧密,汤色金黄,茶中珍品。


那不只是一场雨
 

  郑海来了。郑海进门时,头发上挂着雾一般的水珠。

 

  “怎么不打伞?看,头发都湿了。”她忙起身去拿毛巾。

 

  “打伞,岂不辜负了这场春雨。”郑海边撩头发边笑。

 

  “也是,你大老远跑到我这里赏雨,总得先和雨接触一下。”

 

  “大老远?”

 

  “嗯,一千米也不近呢。”她抿着嘴笑。

 

  “一千米,是不太近。”郑海呵呵地笑。

 

  她也呵呵地笑。

 

  “其实,在来的路上,我在雨中待了一会儿。”

 

  “我说你头发怎么湿了。”她笑着把毛巾递过去。

 

  终于安静下来,两人坐在窗前的藤椅上,喝茶,听雨。窗外烟雨迷蒙,重峦叠嶂,若隐若现的山峰把远山的朦胧幻化成一幅婉约的水墨画。室内茶香袅袅,空气中流动着一种看不见的气息,在两人周围缭绕。

 

  “我说,那个……”郑海转过身,想说点儿什么。

 

  “嘘,安心听雨。”她把食指放在唇上,眼睛盯着窗外。

 

  郑海笑笑,不再说话。雨似乎小了很多,嘀嗒声渐远。

 

  “以后,你还能陪我听雨吗?”她似乎刚从梦中醒来。

 

  “我明天上午九点半的飞机,这里的工程已经结束,该回家了。”郑海望着窗外,神情落寞。

 

  “要走了?”

 

  “走了。”

 

  “真的走了?”

 

  “真的走了。”

 

  郑海走的时候,她只送到门口,门关上的一瞬间,她的眼圈红了。

 

  那只是一场雨吗?没有人回答她,窗外的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,震耳欲聋的春雷不知何时也消失在天际。

 

  她回到阳台在藤椅上坐下,捏起茶盏喝茶。茶是金骏眉,金黄色的茶绒茶毫,细小紧密,汤色金黄,茶中珍品。金骏眉很配这绵绵春雨,只是天空的雨已经止住,窗棂上的雨滴还在滴,很快,就坚持不下去了。

 

  记得小时候,妈妈总是做好饭,和她坐在餐桌旁等爸爸下班。每次,只要门外传来哗啦哗啦钥匙串的声音,那就是开饭前的号角。她会跑到门边,等着爸爸进门。爸爸放下手中的包,把她抱在怀里,亲亲她的小脸,把她举过头顶。在与爸爸的嬉戏中,她总是笑得手脚乱舞。

 

  妈妈看到,会笑着说:“快别疯了,让爸爸洗手吃饭。”

 

  她就会挣脱爸爸的大手,学着妈妈的口气:“快别疯了,洗手吃饭。”

 

  爸爸捏一下她的小鼻子,拽一下她的小辫子,再去洗手。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饭的情景,她怎么都忘不掉。后来,家里换了大房子,爸爸却不怎么回家吃饭了。

 

  妈妈做好饭,也不再等爸爸,而是默默地坐在饭桌旁吃饭,脸上再也看不到笑容。

 

  多年后,回忆起这段日子,她都痛彻心扉。当年妈妈的沉默,比撕心裂肺的哭泣还让人心疼。

 

  这些年一路走来,她渴望婚姻,又害怕背叛,暗夜里,妈妈默默吃饭的样子时常浮现在脑海。她给自己定下规矩,只在对的时间,爱对的人。没想到,爱情是悄悄来临的,甚至有些猝不及防,她爱上了合作伙伴——有家室的郑海。

 

  她知道,郑海也喜欢她,只要她愿意,爱情唾手可得,可她没有。

 

  雨又下起来了,一滴,一滴,又一滴,一滴滴落下去,不急不缓。

 

  她捏着茶盏,抿一口茶汤。茶是金骏眉,金黄色的茶绒茶毫,细小紧密,汤色金黄,茶中珍品。

 

  窗外,两只燕子在雨中低飞。

 

  “风淅淅,雨纤纤。难怪春愁细细添。记不分明疑是梦,梦来还隔一重帘。”这首词从她脑海里冒出来,一抹忧伤便在屋里弥漫开来。

 

  真的要把日子过成这样吗?她窝在藤椅上,看着窗外的燕子,陷入沉思。

 

  叮,有信息传来,她拿起手机,是妈妈发来的微信。妈妈说:“我和你徐叔叔明天就回去了,这几天,在云南玩得很开心。姑娘,谢谢你给我们安排的云南之旅。”

 

  放下手机,她忽然想结婚了,想有个随时能聊天的伴儿,还想有个孩子在屋里跑。

 

  她换了住处,从原来的一楼搬到另一栋楼房的三十楼。新住处的飘窗很大,能涌进更多的阳光。她坐在飘窗宽大的窗台上,能看到外面更多的风景。

 

  她开始等待一场别致的雨,雨后能看到彩虹的那种。

 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